主页 > 日记 > 正文

收音机

百分之一学文网来源: https://www.ksair.com.tw 2020-04-30 10:32日记 502 ℃
         好久没听过收音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第一次听收音机的时候,只有几岁光景。看到那小小的长方型盒子里竟然有人说话,还会唱戏,很是稀罕。那时,我管它叫“收温机”,哥哥说是“抽文机”,又过了几年方知道,原来是“收音机”。八十年代初的时候,村里谁家若有这么一部收音机,不亚于现在买了一部液晶大电视。

         喜叔是村里第一个买收音机的,那收音机曾被我父亲借来听了一夜,因为我老想用手摸,父亲怕给弄坏了,第二天一大早就还回去了。我和哥哥便天天到喜叔的家里去听。喜叔天天编“条货”(用白腊条编成篮子、框等物),收音机就放在边上的小桌上。我们围着小桌,如饥似渴地听,似乎什么也听不懂,可还是爱听,感觉里面的人说话真好听。到了吃饭的时候,喜叔就把收音机一关,赶我们走:“好了好了!快没电了,得让它歇一会了。回家吃饭吧,吃完饭再来听!”我们只好回家,我知道,我走之后,他还是要打开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能有一部收音机该多好啊!那几年,我天天盼望着父亲能买一部收音机回来。父亲是村里的会计,刚刚分地的时候,村里有好多账要算,父亲就经常出去算账,那是个肥差,因为管饭,能吃上肉包子。有时我也能吃到父亲带回来的一两个包子。后来账算完了,父亲的会计也就无事可干了,便开始种自家的地。家里一下子忙了起来。收麦子是赚不到钱的,交完公粮,剩下的便自己留下装在囤里。秋收能赚到一点钱,那时的秋粮主要是花生、玉米、大豆、棉花,还有红薯。花生下来的时候,每天天不亮就要煮上一锅,父亲骑车带到河南的商丘去卖,要到天快黑的时候才能回来。也就在这个时候,我感觉我盼望中的收音机越来越近了,因为村里已经有好几家买了。 每天吃饭的时候,只要父亲在家,我就嘟囔:人家都买收音机了,咱也买一个吧。母亲很心疼的样子,询问似的看着父亲。父亲说话慢,好半天才说:过几天看吧,等我再卖几回落生(我们那管花生叫“落生”),把棉花卖掉,如果没有其他急用钱的,就买一个!

        从此我放学总是飞快地到家,站在门口的马路上等着父亲回来。可是父亲总是天快黑的时候才回来,带回来的总是失望。父亲很严厉,我不敢问为什么没买收音机。

       终于有一天,我中午放学回家吃午饭的时候,父亲竟然回来了!一手扶着车把,另一手就从包里掏出个方盒子给我。是收音机!我忙不迭地打开,没错,果然是个收音机,海鸥牌的,一个方方的收音机!我万分欣喜,因为村里其他人买的收音机全是长方的,我家这个却是方方的,我觉得,比他们的都好看,声音也大。唯一遗憾的一点是这收音机没有天线。不过这点小小的遗憾很快就被巨大的幸福感冲没了。 

       从此我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收音机。那时,河南台正播评书《岳飞传》,开始只有二十分钟,后来才改为半个小时的。每天傍晚,一家人围在收音机边上,等着那段广告的播完,等着听到那句“上文书说到”。再后来又听了《杨家将》,这两个是鞍山市曲艺团的刘兰芳说的,以至于我说话的口音都受了很大的影响,有一次去一家广播电台应聘,人家听我念了一段后竟然问:“你哪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说:“山东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 人家说:“你咋还带着一股东北味呢?”

        每天的评书听完后,收音机基本上就归我独有了,我睡觉时会放在被窝里听。那种中波收音机在晚上可以收到台湾的广播,还有美国之音。这些当时据说是“敌台”,我经常胆战心兢的小声的听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哥哥提意见了,认为晚上的收音机不能我一个人听。最后父亲规定,我哥周一、三、五晚上听,我二、四、六晚上听。我先是沮丧,后来又高兴了,因为我知道,周六的晚上一般会有好节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 那时的收音机质量真的很好,一直听了十几年,中间还被我摔断了磁棒,还是能听,同时也练就了熟悉拆掉收音机的本领。后来家里有了电视,收音机才渐渐的被淡忘了。


       首发链接:http://it.crfly.com/read.php?tid=464773
[ 此帖被sdst在2010-03-03 17:37重新编辑 ]

Tags: 情感日志 情感口述

本文来自网友上传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ksair.com.tw/riji/2011926.html